• 預測號/中國應學習日本什麽?

    有些地方,當你到達時才發覺並不是如當初意料中的美麗,比如故宮;有些東西,當你得到時才發現並不是如當初的有價值,比如金錢;有些人物,當你失去時才知道不是一點也不在意,比如朋友;有些財富,當你已經遠離它的時候才發覺可惜,比如青春。
    “沒有人永遠十六歲,但永遠有人十六歲。”既然如此,又何必去感傷那些已遠離的冰涼的雨和多情的風,珍惜預測號們現在擁有的一切吧!幸福,快樂,甚至是我們厭惡的痛苦。
    不要埋怨生活剝奪了我們太多的自由,也不要埋怨生活給予了我們太多的愁苦,更不要埋怨生活沒收了我們幸福的權利。在生活中,有那麽多的幸福,是我們一輩子都品味不完全的。在天氣轉涼後,父母一聲聲的囑咐;在考前緊張時,朋友一條條溫暖的短信;在考試失意後,老師一汪汪關心的眼神;在得到表揚時,同學心中的認同,都讓我們的生活被幸福包圍。一定要堅信,當烏雲湧動的天空再無湛藍的道路供我們選擇的時候,我們的身後總會有那麽一雙雙愛的眼眸注視我們的背影。每當這個時候,我們的天空會飄滿潔白的雲。于是,我們可以把自己的脆弱全裝進他們溫暖的眼角,融入她們的深情的呼喚裏。只要用心作眼睛,你一定會發現自己生活在幸福所築成的花海裏,你擁有了你從來不敢奢求的財富,珍惜擁有的一切,我們一定要快樂,因爲我們有充分的幸福作爲理由。
    不要埋怨生活把棱角尖尖的我們磨成了光滑的鵝卵石,不要埋怨這糟糕的應試教育把我們擁有的千山萬壑鏟成了一望無際。生活在這個被韓寒稱作“囚人的城堡”裏,我們這些裏面人都想走到“圍城”的外面去。每天,視線都被定格在那窄窄的黑板上,我們都成爲了“盲人”,而唯一的區別是我們能看見白色在黑色中無限蔓延。每一分,都在題海中拼搏,尋找那些早已經爲我們預定好了的答案,無休止地抄啊寫啊,直到手痛眼痛頭也欲裂般疼痛,然後在“一二三”的口號中奔向考場,醉生夢死,找不著北。這些痛,這些苦,也是我們擁有的一筆財富。只有經曆了無止盡的錘煉,才能打敗高考這只強猛的老虎。或許,在若幹年後,想起今天爲了夢想二犧牲一切的行爲是值得的。每次做完作業,擡頭看看那蔚藍的天和外面豔麗的景,總覺得有那麽一刻,我與夢想,咫尺天涯。擁有現在失去自由和片刻歡樂的痛苦,應該是值得的。不管我們是平原上的一匹駿馬還是深山中的一頭牛,是高山上的鳳凰還是低樹上的烏鴉,都要用盡全力去拼一拼才甘心。縱然粉身碎骨,也了無遺憾了。珍惜擁有的痛苦吧,我們一樣可以爲快樂找個理由,我們一直都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定能乘風破浪。
    愁苦,永遠不會屬于我們這群朝氣蓬勃的鬥士;快樂,沒有緣由不屬于我們這些擁有幸福和痛苦的孩子。
    行走在艱苦而漫長的求學之路上,我們一定要回首自己擁有的無窮財富和資本,快樂,是我們長期相伴的朋友,哪怕是從預測號們擁有的一切中找些理由。

    中國要向日本學習什麽?從魯迅到郁達夫,都在日本土壤裏發現靈感的泉源。百年以來,日本成爲中國現代化過程中揮之不去的鏡子,不斷在鏡子中看到自己的痛苦。
    其實所有的留學日本的學生,都看到日本社會的特色,就是全民對學習的重視,對基礎教育的重視。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,就投下巨大資源消除文盲,全面提升識字率,從娃娃抓起。日本基礎教育的特色就是要求平等,不管是多麽窮困的地區,都爭取擁有和繁榮都會區一樣的資源。中央政府在這方面極爲重視,確保不會因爲家貧而使學齡兒童失學。偏遠地區的學生,從北海道到沖繩,都會有說東京口音的小學老師,保證學生的國語標准。
    但這項日本現代化的傳統,卻映照出今日中國的悲哀。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,卻是面對基礎教育崩壞。一九七七年文革結束後第二年,中國迎向教育改革的狂喜,恢複高考,走出四人幫泛政治化的陰影,但卻一步又一步走向基礎教育被遺忘的陰影。教育逐漸被市場化,尤其在全國向錢看的氛圍下,越來越多的窮困地區的學子失學,義務教育不能落實,成爲中國人胸口的最痛。
    基礎教育的失敗,其實不僅是貧困的地區,還包括了繁華都市約兩億民工,他們由于沒有城市戶籍,子女都不能進當地的學校,不少就因此失學,或是進去簡陋的民工學校,讓二等公民的烙印延伸到下一代。
    八九十年代香港、台灣和海外華人所發起的希望工程,其實就是對中國基礎教育的失望。爲何中國的基礎教育還要靠境外的協助?尤其近年中國的外彙儲備逐漸躍居世界前列,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。但到了二零零八年,中國的教育經費,只占中央財政支出的百分之四點四,而日本的教育經費,近十年都是占百分之八以上。這巨大的落差,難道還不值得全球中國人警惕嗎?
    事實上,中國現在的教育經費,只相當于日本的一九二五年;中國教育支出占政府預算的比率,在全球一百五十一個國家中,排名極低,不僅落後于資本主義的發達國家,也落後于社會主義的發展中國家,像古巴、朝鮮等,甚至是落後于很多非洲窮國。
    基礎教育的崩壞,不僅是道德的問題,也是國力的問題。當中國很多官員都表示關心中日國力比較時,他們爲何看不到中國基礎教育失敗的惡果——中國的文盲率估計近人口百分之十,也就是約一點二億人,等于日本的人口。
    再窮也不能窮孩子。但中國無論在窮困的三十年前,或是在相對富裕的今天,還都是在窮孩子,還是在歧視最無助、最不能爭取自己權益的群體。
    日本是一個沒有文盲的國家,中國要向日本學習,首先就要從基礎教育開始。

    更多閱讀

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7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