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wmutt9"><bdo id="wmutt9"></bdo></dl><tt id="wmutt9"><em id="wmutt9"></em><address id="wmutt9"></address><label id="wmutt9"></label></tt><dd id="wmutt9"><style id="wmutt9"></style><div id="wmutt9"></div></dd><code id="wmutt9"><kbd id="wmutt9"></kbd><font id="wmutt9"></font><noscript id="wmutt9"></noscript></code><noscript id="wmutt9"><option id="wmutt9"></option></noscript><u id="wmutt9"><style id="wmutt9"></style><table id="wmutt9"></table><noframes id="wmutt9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樂十分走勢圖/清秋晨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樂十分走勢圖靜靜地站在校園的角落裏,忽然,秋風帶來一片猖狂的叫聲。我聞聲尋去,才知道是一些老虎在吼叫。伴隨著這種叫聲,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輛摩托三輪車是爺爺的坐騎,已跟隨爺爺南征北戰多年了,因消聲器年久失修,部分零件已損壞,所以才會有這麽大的聲響,但這輛車仍像匹久經沙場的戰馬一樣,屹立不倒。爺爺是泡石灰的,這是一項非常辛苦的活計,而且爺爺已近耄耋之年。但他老當益壯,仍然堅持著,這輛車也一直忠誠地跟隨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來到了一座氣勢雄偉,美麗壯觀的大山上,這裏有一只老虎和一個農民。因爲農民曾經養育過老虎,所以,老虎時常刁些獵物來報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秋天,落葉紛飛,樹木蕭條,山中已經沒有食物可尋了。終于,老虎下山,來到店中,坐在地上,露出一副慈祥的面龐,像一位和藹可親的母親。災民們圍坐在老虎的四周,又像是聽一位德道高僧傳經誦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陽慢慢地出來了,陽光給爺爺古銅色的皮膚鍍上了一層金色,爺爺變得更偉岸、挺拔了。因爲家離學車的地方很遠,爺爺突突地停下來點了支煙來消磨這漫長的旅途,刺鼻的煙味嗆得爺爺直咳嗽,因長期吸煙,爺爺的肺一直不好,家人也曾多次勸導,但爺爺總是固執己見。爺爺最喜歡飯後邊吸著煙邊跟我講他年輕時文革期間所受的種種,那是一段人人不願回首的過往,但爺爺常常吸著煙沉思,思索著過去與將來的日子。又一陣咳嗽,我回到了現實,我伸手幫爺爺拍拍背,爺爺看看我,滿足地笑著,逆向的風將冒出的煙吹向爺爺褶皺的臉,爺爺被熏得眯起原本不大的眼。上班的人多了起來,在人們或驚奇或鄙夷的目光中,我和爺爺昂首挺胸、目不斜視自豪地駛過,所過之處,留下一地的轟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農民見老虎筋疲力盡,想必已經很久沒有進食了。便說道:“古人雲‘受人點滴之恩,當以湧泉相報’。雖然,我曾經把你養大,但你欠我的人情早已還清。今日,你極度饑餓,我也無食物讓你吃。現在,我只有把自己最寵愛的兩條狗殺了,給你充饑。”說罷,農民殺死了一條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農民說道:“做人不能忘本,你曾經帶來的食物,已救活了千萬人。與你相比,我的是小恩,你的是大恩,我怎麽能讓你餓死呢。”說罷,農民又殺死了另一條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災民們聽之,慌亂逃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虎不吃,又以淚洗面,說道:“你這又是何必呢。當初,若不是你收養,恐怕我早已死去,怎麽又能活到現在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農民跳出來,眼冒金光,手拽獵槍,瞄准老虎的頭門,說道:“善良是僞裝不出來的。從你的眼神裏,我早已看出了你的野性。可惜,畜生始終是畜生,無論付多大代價,終究無法改變你的獸性。當初,快樂十分走勢圖收養你,是念你有一點人性,有一顆感恩的心。如今,你獸性暴發,留著有害無益。”說罷,農民摳動扳機,一聲槍響,老虎像一座大山倒下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7 2001